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今年一月,北京,对来访的尼古拉斯•马杜罗,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非常友好,称他为“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但关起门后,双方的谈判却一点也不轻松。2007年以来,委内瑞拉已向中国借款500亿美元。但由于近来委内瑞拉经济陷入萧条,有可能无法按时归还。委内瑞拉债券的投资人大多认为,除非中国施以援手,违约是大概率事件。中国已经借给了委内瑞拉这么多钱,还会再借给它,助其渡过经济难关吗?

 

 

委内瑞拉只是中国面临的诸多难题中的一个。中国贷款的第二最大接受国是阿根廷。由于大宗商品价格下跌,阿根廷也遇到了麻烦,只得依靠中国的贷款,来阻止其外汇储备过分下降。再下一个,是俄国。中国的银行已经向俄国的石油公司提供了300亿美元的贷款。随着俄国经济恶化,有关更多中国资金会注入的承诺,是确保其渡过难关的重要因素。

 

对于这三个国家来说,中国就是救星——作为它们的最后贷款人,在西方银行家拒绝后,为其提供资金。这显示了中国非凡的经济发展成就:想想看,直至2010年,中国还是外国援助的净接受国。但同时,由于中国对外贷款超过以往记录,也因此蒙上了一丝阴影。

 

在过去的五年内,中国的对外贷款以比较快的速度增加。接受贷款的对象,主要是那些被西方贷款人舍弃的国家:俄国是由于政治原因被舍弃,阿根廷是因为经济原因。比较突出的是,中国提供贷款,并没有IMF通常会要求的条件。比如,中国没有象IMF那样要求借款国加强财政纪律,通常只要求这些国家给中国的建筑公司更多的合同。另外,2008年以来,中国已经同包括加拿大和巴基斯坦在内的30个国家,进行了将近5000亿美元的货币互换。通过这些货币互换,交易对手方能在陷入困境时获得人民币。

 

与此同时,中国建立了发展银行,旨在挑战世界银行和IMF的统治地位。之所以这样做,很大部分可以归结于其受到的挫折:在这二个国际组织中,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发言权仍旧很弱;2010IMF达成协议,同意给予新兴国家更多的投票权(美国在重大事项上保留否决权),即使是这个不能令人满意的方案,美国国会还是多次拒绝批准。按照现在的发展速度,中国无疑在10年后会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在此情况下,现在的全球经济秩序,越发显得有些老旧。

 

快速发展

 

中国并没有消极等待。去年七月,中国和巴西、俄国、印度和南非成立了金砖银行,初始资金为500亿美元。这五个国家还计划建立一笔1000亿美元的外汇基金,其中任何一个国家陷入麻烦时均可动用。去年10月,中国牵头成立了资金为1000亿美元的亚洲基础设施开发银行(AIIB),直接与日本所把持的亚洲开发银行竞争。一个月后,中国成立了丝绸之路基金,由中国支持的另外一家开发银行管理。不管最终会不会进行改革(这种改革已经拖延太久),世界银行和IMF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变化:中国已经作为西方银行家的替代者,走上新的征程。

 

问题是,中国会成为何种银行家?无疑,中国很可能是“理想超越现实”。中国提供的互换,只是具有象征意义,对于渴求流动性的国家来说,“更像无用的东西,而非救命的东西”,康乃尔大学的Eswar Prasad说。中国作为最后贷款人的指导原则是商业性的,即确保其在阿根廷、委内瑞拉和俄国的投资安全。按央行前顾问余永定的说法:“生意就是生意”。

 

但事情远非这么简单。中国梦寐以求的,是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人民币不像美联储通过互换提供的美元这么有用,但在困境时提供贷款,是使中央银行获得全球性影响力的好办法。在1866年的奥弗伦格尼危机中,英格兰银行作为最后贷款人,使得英镑成为国际货币。同样,全球危机后,美联储与外国银行的货币互换,对美元形成了很大支撑。

 

但中国对阿根廷、委内瑞拉和俄国提供的支持,是有其风险的。这里有一个逆向选择问题:为在全球获得大宗商品,中国不得不和被西方国家舍弃的国家做生意;如果贸易最终演化成财务支持,无疑将增加中国的风险敞口。

 

最大担心是,即便中国“与世隔绝”的银行系统还没有准备好,对于人民币的野心会促使中国放松外汇管制。即使是倡导中国进行快速改革的IMF,也敦促中国谨慎些为好:中国的资本外流总额,在近年来已经持续上升,在2014年的第三季度达到630亿美元,原因不明。

 

中国看来是善于学习。国家开发银行的对外贷款增长率开始放缓:从2009-11年的将近50%,到2013年的刚过10%Eurasia集团的Erica Downs 认为,在油价崩溃前,国家开发银行提供给委内瑞拉的贷款已经提高警惕,并将其提供的融资与特定项目进行了锁定。换句话说,国家开发银行越来越“世行化”了。

 

另外,中国建立新多边开发银行的决定,是默认单边机构不能完全起作用。AIIB的行长金立群跑遍了全球进行游说,承诺AIIB将采用高水平的公司治理结构。亚洲开发银行(AIIB的直接竞争对手)的官员说,他们已经与AIIB密切合作,以使其有一个好的开头。就多家开发银行的设计,中国政府甚至开始对外征求意见,并希望从这些意见中得到启发。所有这一切都说明:与其说中国是企图打破现在的经济秩序,还不如说中国是在尽力融入这个经济秩序。

 

译自:《经济学人》2015 131  

话题:



0

推荐

柯荆民

柯荆民

302篇文章 1次访问 43天前更新

北京昌民律师事务所主任 柯荆民先生执业二十多年,曾担任中债登法律顾问近十年。承办过大量疑难复杂案件。近年来,热心于热点和公益案件。曾主编《金融法律实务》、与人合著《企业与债券投资》,并在《财新》、《金融时报》、《中国债券》、《中国风险投资》和《当代金融家》等报刊发表有多篇文章。 柯荆民先生在欧洲的大型律师事务所和基金公司有过多年的工作经验。 电子邮箱:kejingmin@vip.sina.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