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这次我重新担任主任,很多人表示祝贺。我一直在思考的,如何让这家我领导的律师事务所,成为令人尊敬的律师事务所?

这次做主任,对我来说,其实是“再作冯妇”。我2000年就担任一家中型律所首任主任。其他几个合伙人,出身部委、大国企、外企、上市公司和军方,哪一个都比我资历深、年龄都比我大,只因为我在律师业干得长,大所出身,就先让我先干着着试试。但正是这段独特的管理经历,让我在非常年轻的时候(三十岁)就取得律所总体战略和业务开拓的经验。

2000年之前,虽然我以前在金通(后与中伦合并)作为合伙人参加过管理,但都是偏于业务方面,对市场、人事和财务等运营方面接触得少,也没有什么兴趣。感兴趣的是:物质方面,能取得大额律师费的大单子;精神而言,“挽狂澜于既倒”,陶醉于客户感激的满足感。担任律所主任后,更多注重的是脚踏实地的业绩,是劳心费神、工作枯燥的日常运营工作(据说诸葛亮就是因为做这类工作太多而累死的,所以律所主任要尽力摆脱这类工作,这都是大副、二副和三副、轮机长做的事情,律所主任不能把大副、二副和三副、轮机长的工作都做了。律所主任作为船长应该做的是:把握方向、组建和维持团队和查看险情)。

2007年,我担任瑞典鼎峰集团总律师后,公司各个子公司加起来有十多个律师,相当于一个小型律师事务所。因为在全国各地有子公司,所以全国各地的法务都有。因为是瑞典公司,所以做的是涉外业务。这让我取得了管理一家小型涉外律师事务所的经验。由于这家小型律师事务所是为集团服务,所以不用考虑业绩和财务问题,集中于业务和人事考核,让我补上了人事和业绩考核这一课。

这次重新担任主任,觉得有以下三点变化:

一、         从个人到集体,身份职责的变化

从只管自己,到操心律所的定位、业绩和未来。

业绩而言,瑞典宜家公司的老板说过:一个企业,如果不能取得收入,就没有承担社会责任的物质基础。即使管理一个县,GDP也是硬道理。

 定位和未来而言,现在律师界在谈“做大、做强”,先“做大,再做强”,似乎规模决定一切。7-11公司创立时,家乐福、沃尔玛就存在了,这二家超市货物全、价格便宜,似乎没有7-11 这种中小超市存在的必要了。但7-11公司扎根于社区,发展得很好。现在中国家乐福、沃尔玛撤离的不少,但7-11公司店面还在增长。所以,尽管有几千人几百人的大所出现,几十人、十几个人的商务精品所,照样可以活得很好,不一定要拚命开分所、到处兼并、收购,毕竟,“大有大的难处”。

二、         从办案件,到管理

以前只管案件和案件开拓维持,现在需要考虑建章立制、组织治理、党团建设、专业建设、业务管理、质量管理、品牌建设、企业文化建设、人才引进和培养、薪酬管理、财务管理等方方面面,甚至律所装修风格也要考虑,因为装修是律所形象的一部分。

(你的律所是否栽培有绿植?是否使用了吸噪家具?如果没有,很遗憾,你的律所已经在办公室装修竞赛中out了。装修出色的办公室,不但可以帮助律所招募到更为优秀的员工,更可以向客户展示他们的积极的工作态度,以及精益求精的价值观。)   

当然,律所更需要日常运营的知识。现在国外有些律所,分为管理合伙人和COO(首席运营),管理合伙人负责业务,首席运营官负责日常运营(财务、人事和市场)。这种模式下,管理合伙人是轻松了,但容易造成业务和运营“二张皮”。中国律师有些事务所对此的解决方案是:许多律师主任,都有MBA或EMBA学历,精通财务、人事和营销,管理起来就更游刃有余了。我虽然是学金融证券法出身,对于财务报表并不陌生,管理公司集团法务部也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日常报销、报税、预算和内控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需要学习。好在我们律所是一个学习型组织。

三、         视野不断开阔

(一)实现业务的多样化

以前是看自己,现在得看行业。在我看来,中国律师的业务主要分为三类:C端(直接面对个人消费者),是传统的刑事、家事、行政拆迁和劳动业务;B端是面对企业的,是商务精品所,从事的是公司运营中的业务,如公司构建和治理、知识产权、劳动、投融资和上市;C类是涉外业务,即是以外文为工作语言的商事和合规业务,比如现在最流行的是数据合规和智能汽车有关法律业务。

一家商务精品所,可以公司运营中的业务(B类业务)为主,但是其他业务也应该很强。比如刑事,现在的金融案件,千万以上的几乎都有刑民交叉问题,刑事不厉害,案子就没法做好。我老师金融法名律师张涌涛,以前是北京警察学院的老师,刑法出身。

(二)业务要符合国家引导

比如涉外业务,律所要采取以下步骤,最终实现国际化,走出去: 选拔培养涉外律师人才;与港澳台及外国律师事务所联营合作;在境外设立分支机构;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项目。

 另外,国家重点建设涉外投资贸易、金融证券、知识产权、信息服务、文化创意和生态环境等专业领域,说明这些领域发展前景良好,而人才相对稀缺,这正好也是本所的业务发展方向。

另外,有些司法行政部门对律所提出了数智化要求。所以,对于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和物联网、机器人和区块链等,应该也很关心,尽量实现律所业务和设备的数智化。现在大家见面不谈点数字化和智能化,感觉都落伍了。高科技行业老总的思维都 比较新,比如我最近就仔细阅读了《张一鸣管理日记》。在本书中,张一鸣对自我管理(主要从延迟满足角度)、商业、团队、人才和组织等各方面都进行了思考,颇有《沉思录》的风范。从IBM开始,高科技公司最注重的是思考,比如联想的工作电脑就叫THINKPAD,也是我现在用的工作机型。

9月23日,我参加了在深圳召开的2022年中国风险投资论坛,并在《中国风险投资》发表《风险投资中的知识产权风险及其防范》。这类律所数智化方面的事情,以后会经常参加。

所以说,本所的发展方向是符合国家的发展方向的:在传统业务基础上,为创新企业提供法律保护、谋求融资,为“一带一路”提供法律服务。

律所要受人尊敬,其他五个方面还得做到。这里,分为员工、客户、同行、社会和国家五个维度:

 (1)   对律师和员工:按时付酬,关注律师和员工的成长和健康。用张一鸣的话说:短期回报、长期回报、个人成长、精神生活,从左到右,从易到难,其中丰富不一般的人生体验和精神生活是最综合要求最高的,要不断反思追求。(2)对客户:提供高质量的法律产品,这是律所最起码的道德,也是律师事务所存在和发展的基础。(3)对同行:不断进行业务创新和模式创新,为同行引领风范。我老师张涌涛第一个开私人律所,又第一个组建国浩律师集团。(4)对社会:提供法律援助,扶助弱势群体。(5)对国家:除维护法律的正确实施外,在某一领域,成为专家型律师,为这个领域的法律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比如我所一直在债券和私募基金领域,进行精深的研究,参与立法并从实务上提出解决方案,从而为国家的融资需要服务。

 这五点,任何一点有瑕疵,律所都不能赢得尊敬。

话题:



0

推荐

柯荆民

柯荆民

302篇文章 1次访问 43天前更新

北京昌民律师事务所主任 柯荆民先生执业二十多年,曾担任中债登法律顾问近十年。承办过大量疑难复杂案件。近年来,热心于热点和公益案件。曾主编《金融法律实务》、与人合著《企业与债券投资》,并在《财新》、《金融时报》、《中国债券》、《中国风险投资》和《当代金融家》等报刊发表有多篇文章。 柯荆民先生在欧洲的大型律师事务所和基金公司有过多年的工作经验。 电子邮箱:kejingmin@vip.sina.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