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理论上,在中国,官员获得升迁,是基于一系列指标的业绩:提供很强的经济增长、保持社会稳定,近来,这个指标还包括执行独生子女政策。但是,学者们存在争议的是:是否这个系统,真的奖赏按照这些指标(这些指标无论如何存在一定缺陷)衡量是出色的人。一些人认为:实际是按照指标进行论功行赏的,而这解释了中国经济在过去35年的辉煌增长。另外一些人认为:对那些想爬上去的人来说,上面有关系更为关键。但新的研究表明:获得升迁,还有第三种可能,既不是因为夺人眼球的经济增长速度,也不是因为上面有关系,而是因为造假。

最近,一份来自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的报告,用出生率测试上述观点。经济学家发现,官员任职地方的GDP增长和其随后的升迁,具有某种程度的关联性。 但要知道精确的GDP数字是困难的(这个问题,困扰每一个跟踪中国经济的学者),而人口数字则不同:除了官员提供的数字,中国每十年还进行一次人口普查,人口普查直至村级,并以普查的结果修改人口数据。这就使得,定位在何处伪造统计数字成为可能。

通过检索1985年至200028个省份的967名市长,杜克大学的Juan Carlos Suárez Serrato Xiao Yu Wang,以及科罗拉多大学波尔得分校的Shuang Zhang发现:那些宣称控制了人口增长的官员,得到了奖赏。如因市长们自身的努力,减少了地方增长率每年每千人一个孩子,则有超过10%的机会获得升迁。

但如使用人口普查数据,而不是地方官员自己提供的数字,则生育率和升迁的关系消失了。在控制人口方面,那些获得升迁的市长,不比那些没有获得升迁的市长做得更好或更坏。看来,中国的官僚体系,存在统计数据造假的现象。而这使得你忍不住想问:在其他的什么地方,也存在造假呢?

 

 

 

 

 

译自:《经济学人》 2016326 

 

话题:



0

推荐

柯荆民

柯荆民

302篇文章 1次访问 43天前更新

北京昌民律师事务所主任 柯荆民先生执业二十多年,曾担任中债登法律顾问近十年。承办过大量疑难复杂案件。近年来,热心于热点和公益案件。曾主编《金融法律实务》、与人合著《企业与债券投资》,并在《财新》、《金融时报》、《中国债券》、《中国风险投资》和《当代金融家》等报刊发表有多篇文章。 柯荆民先生在欧洲的大型律师事务所和基金公司有过多年的工作经验。 电子邮箱:kejingmin@vip.sina.com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