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反腐的经济学考量

反腐的经济学考量

即使按中国速度,万庆良主政过的南方城市揭阳,经济增长也是快的。作为当时地方的一把手,万庆良头发略显蓬松,有些刻意营造出私生活中的节俭形象。2004年他接手时,揭阳的年增长率是4%;到2007年,揭阳的年增长率达到了18%。公路修成了,尽管有些肮脏;农地上起了高楼,尽管成片香蕉林被铲平。凭借这些业绩,万庆良仕途通达,成了中国最富的省广东省的副省长。之后,又担任了全国第三大市广州市的市长。

 

但万庆良先生跌得远比他升得快。7月,调查人员指控他有严重的腐败行为。自此,他淡出公众视野。这个自称没有住房的人,根据证据显示,从一个开发商Comhope处收受贿赂6亿元(9700万美元)。随着调查的深入,他受贿数字还有可能扩大。将看来懂经济的万庆良拉下马,必然就提出这样一个问题:反腐会妨碍经济增长吗?

 

由于万庆良被带走,揭阳受到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在河边,开发商Comhope的在建工程旁,竹制的脚手架成堆地放在一起——这座规划为30层高的综合体,在建到11层时停工了。由于政府对“三公”消费的遏制,整个中国,奢侈品零售商和豪华饭店受到重创。卡拉OK厅等娱乐场所,更是一片萧条,生意很不好做。7月,贪官们喜欢去的澳门赌场,收入出现几年来的首次下滑——由于政府的监管加强,使得资金越难越转入这块赌博“绿洲”。

 

今年年初经济下行的时候,有一种观点认为:官员们不太愿意对投资项目进行拍板,原因是害怕被指责收回扣;国企的老总们不愿意出国,害怕其政敌指责其公费旅游。中国的海外直接投资,在连续12年强劲上涨后,本年的头六个月同比下降5%

 

企业也变得节省。由于官员的身影在五星级饭店已经难得一见,这些饭店只得自贬身价,降为四级。私人会所,也已经向公众开放。即使有这些成效,反腐伤及经济的观点还在流传,以致高层得直接面对。7月,财政部长楼继伟说:那些认为腐败是增长润滑剂的人,是“自己骗自己。”

 

他的反击是有力的。尽管短期内有些影响,就长远而言,反腐绝对会有利于中国经济。过去有种说法,就发展中国家而言,腐败为经济发展的车轮提供了润剂剂。但现在,绝大多数经济学家并不这么看。他们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腐败限制了私人投资,造成资源错配,并导致整个社会的严重不满情绪。

  

就以往经验而言,过去的几次反腐,对经济的影响很小,甚至可以说是促进了经济的增长(当然,以往的几次反腐,没有达到这次的程度)。就1995年的陈希同案和1999年的厦门走私案而言,当时的情况是经济增长下降了大约三个百分点。但二个城市很快就恢复了元气。2006年,上海查办陈良宇时,经济增长在下一年就出现了反弹。按照上海财经大学Yiping Wu和香港大学Jiangnan的研究:就整个中国而言,反腐有力度的县,收入远高于那些丑闻不断的县。

 

并不是所有的反腐,都会导致地方政府的开放和透明。这个月,在江苏泗洪县就出了“铺路种豆”的怪事。有关官员听说中央巡视组要来,吓坏了,因为他们之前违规将农地征为公路。于是,一夜间,卡车运来的土,盖住了公路。之后,甚至在上面种起了黄豆。这些“铺路种豆”的相片,在网上风靡一时,成为网上一景。

 

译自《经济学人》 201482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