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金融衍生品:合规带来的数据爆炸

金融衍生品:合规带来的数据爆炸

在金融危机期间,监管者沉痛地认识到:它们对大型金融机构的金融衍生品投资组合知道太少,而这些金融衍生品极其具有危险性。比如,雷曼兄弟被认为是5万亿美元CDS的交易对手方。当这些CDS2008年出现问题时,整个全球金融体系发生了崩溃。为了解决此问题,世界主要经济体的领袖在2009年要求,金融衍生品交易应该向“存管机构”的大型中央数据库报告,以便确认和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

 2014212日,欧洲版的衍生品报告规则生效,要求向六个经批准的存管机构中的一个报告全部金融衍生品交易。衍生品报告规则的美国版在美国已经实行了一年。虽然二地的规则经过协调,但由于双方推进的努力不同,造成美国和欧洲的改革不尽一致,使得跨越二个管辖区的衍生品交易人无所适从。更重要的是,即使这些数据能够协调一致,监管者会如何处理数据,仍旧是未知因素。

报告规则美国版允许由交易的一方进行报告,而报告规则欧洲版要求交易双方进行报告。这就意味着,从事衍生品交易的每个基金经理或公司财务,都必须按照冗烦的规则进行报告,而不仅仅是由出售大多数衍生品的银行进行。

 由双方都报告的本来目的,是为了确保每个实体的风险敞口能够严格地被监督。但是强制双方进行报告(数据之间必须相符)带来的复杂性,让人们质疑这额外的负担是否值得。存管和结算公司(上述六个经批准的存管人之一)的Stewart Macbeth说:“要求双边报告是为了防止数据遗漏,但是,这会伤及无辜:许多实体经济中的公司根本不可能引起系统性金融风险。”

 

在其他方面,报告规则欧洲版也和美国版也有不尽相同。美国对不同衍生品适用报告规则的时间错开了几个月,以使不同的合约和中央对手方能逐渐被纳入规则的适用范围,而欧洲监管者却选择让所有人在某个特定的日期报告全部衍生品。这会产生瓶颈,因为参加人会急于“赶制”所要求的内部规章和协议。

 

由于报告规则已经正式生效,责任开始移至监管者——监管者有责任确保涌入的海量数据具有意义。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公开承认,对于海量的数据,其陷入疲于应付的境地。一名高级专员甚至抱怨报告规则里的“不一致和错误”。在欧洲,由于多个中央对手方向多个存管机构报告,问题变得更为复杂。这将有可能产生数据的遗漏和重复。新的报告规则要消除风险,无疑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金融稳定理事会(FSB)在201424日发表了一篇论文,对此问题提供了解决方案:将多个存管机构的数据集中在一个中央存管机构;这样,就会消除数据中的不一致——尽管这不意味着会让数据能更好地被理解。

译自:《经济学人》 2014222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