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一名律师的业余体育运动可以这样

一名律师的业余体育运动可以这样

 

 

六月二十二日,天同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蒋勇律师和上海市昆仑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赵忠敏在同一日英年早逝,让律师的健康问题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我和蒋律师在微博上聊过几次,他的去世让我唏嘘不已。这么多律师出现健康问题,除了律师通常是连轴转、以及工作强度大时间紧外,缺乏运动也是一种主要原因。要知运动是一种修行,不但锻炼了自己的身体,还可解压,从而修炼自己的性情。

 

由于有时要在短时间内赶活,在某种意义上,律师也是一种体力活。另外,由于有些业务需要与客户在体育运动中谈,高尔夫、滑雪应该是律师的必备基本功。我担任北欧基金法总时,某大所合伙人跟我说,他为了学高尔夫,起早贪黑三个月,每天练习三个小时,比学车辛苦多了。因为在他看来,大律师跟小律师的区别,就是会不会打高尔夫。我当时还没有学高尔夫,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看来一个法总,如果不会高尔夫,就不好领导外聘律师,因为会被看不起。我以前刚入行时,总是被问是哪一个学校毕业的,后来北大毕业后,这方面再也没有问题,现在是不会高尔夫会被看不起。

 

我还认识一位跨国大公司的法总,平常的爱好就是打高尔夫,离开那家跨国公司后,他就直接去一个高尔夫公司当法总了。我现在还想不太通,一个高尔夫球场会有多少法律问题。

 

我的高尔夫是在太伟练的。当时练习时,别人一次打二百个球我打三百个,显得比别人勤奋。以致练得太苦扭了腰,躺了三个月,抹红花油、云南白药都不管用。所以说运动的第一法则是循序渐进,这样可以避免受伤。太伟的红叶可以说是一绝,“霜叶红于二月花”,红红的一簇簇映在墙壁之上,煞是好看。

 

在大学期间,我最喜欢的体育运动是篮球和游泳。篮球由于视力和身高的原因,不占什么优势,运动项目上没有出什么成绩,但篮球让我认识到了运动的二个作用:一个运动带来的快乐,大一时打完篮球浇冷水淋浴的痛快感觉,至今让人难忘。二是在打完篮球后,同班同学一起聚餐,那种因比赛而认为自己是一个团体成员的团结,让人感动。同班同学按照水平高低,分为一场队员、替补队员和拉拉队,但重要的在参与。

 

我读的是南方一所沿海大学。当时,包玉刚来访。学校领导化缘,包玉刚当时就捐了一座体育馆,并在体育馆墙壁上题了八个字 “持恒健身、勤俭建业”。体育馆里有游泳池,可以练习耐力;有健身房,可以练习力量。当时是1990年,算是非常先进了。这二者为我的体能打好了良好的基础。奇怪的是,当时南方的同学“旱鸭子”比较多,我这位北方人却是如鱼得水。在游泳池里游着游着感觉特别好,就想横渡长江。我老家就是长江边一座古老的县城,回老家时就专门去长江横渡了一次,没有想到江上浪特别大,横渡了一小半就再怎么游也游不动了。突然想到可以顺流往下流,这样才避免葬身鱼腹。这是我离死亡最近的一次。长江是母亲河,在关键的时候护卫了她的子女。

 

我研究生是在北大读的。北大有着跟清华一样的传统,“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所以学校规定,本科生非能游200米不能毕业。北大的游泳条件特别好,夏天,可以在室外大游泳池晒太阳,春秋冬季,可以在室内游泳池。这样,喜欢游泳的同学一年四季都有机会练习体能。

 

能跟游泳池媲美的,是北大网球场。网球场在勺园,整天就是一帮韩国人在那里,好像他们是“网球”专业的。我和另外一个球友,整个夏天跟这群韩国人在一起打球,经常因为网球进入对方的场地,而“国际纠纷”不断。后来我网球基本放弃了,原因是近视,打起来总觉得不是特别给力。

 

在外国律师事务所工作后,2007年,当时有一个大并购项目,将军都山、莲花山、亚布力和北大湖收购后打包在境外上市。当时外籍合伙人说到滑雪,就双眼冒光,充满了向往,让我觉得滑雪是一种很牛的事情。三年后,在北欧基金,我才初次接触了滑雪。之后,在云佛山滑雪场学习滑雪一个月,一位来自亚布力的女教练非常有耐心教我,让我在练习滑雪过程中没有受伤。之后,又有一个月,二位同样来自亚布力的男教练教我高级技术和刻划。技术掌握后,我在南山滑雪场进行了巩固。之后,就约了几个雪友,在崇里的万龙、富龙和云顶,以及亚布力走了一遍。在高级道上风驰电掣的时候,周围的白桦林一闪而过,当时深感基本功的重要性,因为如果一个大回转出现问题,就可能滑出雪道,从而万劫不回。滑雪让人体验和控制风险,所以被称为“白色鸦片”。一旦吸上,要戒掉可就难了。

 

明年冬奥会就要在崇里和延庆开幕了,这是举国欢庆的大事儿,希望有机会能够去参观一下。

 

滑雪之后,我最迷恋的运动是水上运动。水上运动有老贵族范儿的赛艇,来自爱斯基摩的皮划艇和象征自由的浆板。水上运动是游泳运动的孪生兄弟。我从事水上运动的开始,是一年夏天,当时大家都回去了,我跟几个同学还在北大室外游泳池晒太阳。当时有教练过来,问我对划船有没有兴趣,我说我老家是南方的,“北人善骑马,南人善划船”,天生有划船的基因和优势。于是乎就加入了北大划船队,参加了北大与清华的首届赛艇、皮划艇对抗赛。

 

最近几年,从皮划艇、赛艇开始,我对来自夏威夷冲浪的浆板非常有兴趣,连续参加了在山东日照和青岛举行的几次比赛,并取得了皮划艇业余比赛全国第十的成绩。对于水上运动,我下一步感兴趣的龙舟,因为这是中国水上运动的唯一本土资源,从屈原那时候开始,有几千年的历史。当然,帆船也是下一个目标,在荣成试过几次,玩得不是很好,因为帆船需要掌握空气动力学和伯努利原理。律师的前辈高手在这方面已经起了良好的示范作用,如深圳的屈刚律师,就组建了歌乐山号帆船队,并在一系列国际国内大赛中取得了好成绩。

 

北京虽然离海比较远,但荣成是北京的后花园,已经举办过多次帆船比赛,在那里扬帆,是下一次的期待目标。乘风破浪的感觉,应该是追求的目标。

 

 



推荐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