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在亚布力(一)

在亚布力(一)

亚布力距离以真实故事为原型的小说《林海雪原》发生地很近。脑子里马上闪过这样的映象:在白莽莽的一片雪海中,外面披着白色的长袍,里面穿着绿色军服的解放军战士,背着枪,滑着雪,在追逐着土匪。只是,现在的80后、90后,00后,只对这里的雪有兴趣。亚布力翻过张家才山就到了双峰林场。林场的宿舍,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了鼎鼎大名的雪乡。

 

火车到达亚布力的时间,由于某种原因,晚点半个小时,所以实际到达的时间应该是四点半。

 

四点半,在城里,应该还是下午,不是阳光普照,至少不至于天黑。但这里不同,不到四点,往车窗外一看,天色已经慢慢全黑下来了。我有些担心了,接我的司机会不会找不着我吧?列车已经晚点半个小时,他如果接不着我就回去了可就麻烦了,这荒山野岭的,我到哪里投宿?不过,转而一想,这里并不是荒山野岭,而是比较大的火车站,肯定有旅馆。另外,司机接不着人,也不会轻易回去的。

 

同车的人说,平常就是这样的:其他地方六点钟天黑,这里天黑得早,不到四点,就全黑了。列车在山区的坡地上呼啸而过,窗外是一排排银装素裹的哨兵,站得笔直。

 

下火车后,到处都是璀璨的灯光。有人拖着巨大的滑雪板,在雪地走着,提醒你这里是滑雪胜地。出站后,司机果然就在那里,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我的名字。

 

司机姓杨,是一个很健谈的小伙子。一路上,我们的谈话就没有断。

 

汽车从火车站出来,顺着叉道走了1000多米,就到了一条通往亚布力的道路。两边都是雪,月亮挂在天空,有一种清冷的感觉。

 

路上,我们谈起了最近发生的事件,如雪乡宰客。我说:黑龙江有三张名牌: 一个是20年前就有的冰雪节,再一个就是雪乡,以及亚布力。毛总在雪地里这么一喊,一下就把他在亚布力经营遇到的困难提了出来。由于亚布力事件,雪乡顺便被曝光了,估计很多记者对在雪乡被宰的经历记忆犹新,“怀恨已久”,借此机会就捅了出来。

 

小杨说:雪乡由于前年拍《爸爸哪里去了》,才火起来的,品牌刚建立,应该受些影响,而亚布力是老名牌,应该受的影响不大。全运会和世界大学生运动会都这里开过;毛总的朋友冯仑、王石等,每年都来这里开亚布力论坛。

 

我说:没有想到你的见识水平还真高啊。这么说来,毛总这么一喊,把全中国的目光都吸引到这里,事实上产生了一个广告效应:让大家都知道有一个亚布力,都知道这里的滑雪场是最好的。客观看,未必是坏事,甚至可以当作一起成功的营销事件来看。

 

我的第一个教练就来自亚布力。在北京云佛山学滑雪时,他就天天给我灌输亚布力有多好:我们哪里,都是包厢,雪板挂在外面,不像这里得坐缆车,人还得整个坐在椅子上,被风吹;我们那里,都是自然雪,不像北京,基本都是人工雪;我们那里,新体委跟新濠已经连上了,一张票,可以实现大盔头、二盔头和三盔头“三山连滑”。他老这么说,弄得我对亚布力很是向往,觉得亚布力是滑雪圣地,非得拜访一下不可。

 

可据我后来了解的实际情况是:这二年来,由于冬奥会要在张家口和北京召开,亚布力的“一哥”地位一下就受到挑战;滑雪的主要人口主要来自北京,张家口天气不那么冷,比亚布力更适应北京人;张家口离北京很近,而且马上要通高铁了;那里的河北人对去滑雪的北京人很厚道。所以,相比亚布力,张家口的崇礼占有“天时、地利、人和”。亚布力不喊一下,就像昨日黄花,没有人注意了。毛总这一喊,让人想起,亚布力,这昔日的皇家猎场,是中国滑雪运动的摇篮,为中国提供了最优秀的滑雪运动员,也是在这里,产生了新中国第一支滑雪部队。

 

亚布力的情况,如同整个东北的情况是一样的。新中国建立后,作为共和国长子,东北为国家提供了鞍钢、大庆、一汽这些重工业,以及哈飞、哈药这些高科技企业,甚至哈啤和哈尔滨红肠这些日用消费品,也是鼎鼎有名。但最近,东北特钢债券违约案还在市场发酵,东北引以为骄傲的大连机床,也发生债券违约,以致有“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这让人想起了美国的钢铁城市芝加哥、匹兹堡等“铁锈地带”,在钢铁产业向信息产业的转型的过程中,也产生了人口的流出和城市的空心,而“硅谷”是一枝独秀。中国的硅谷在哪里还没有定论,而东北,无疑成为了“铁锈地带”。

 

昔日的荣耀,更衬托出现在的落寞,形成了巨大的反比,“美人迟暮,烈士暮年”,让人生出无限的感叹。这片神奇的土地,有“八女投江”的刚烈,有杨子荣剿匪的英勇,王震带领几十万农垦部队在这里奋战,无数知青在这里挥洒过青春和汗水......

 

我想到了高中时看过的电影《我们的田野》,这是一部谢飞导演,反映知青开垦“北大荒”生活的影片。里面的插曲,说明东北是多么地富饶:

 

我们的田野

美丽的田野

碧绿的河水

流过无边的稻田

无边的稻田

好像起伏的海面

平静的湖中

开满了荷花

金色的鲤鱼

长得多么的肥大

湖边的芦苇中

藏着成群的野鸭

风吹着森林

雷一样的轰响

伐木的工人

请出一棵棵大树

去建造楼房

去建造矿山和工厂

森林的背后

有浅蓝色的群山

在那些山里

有野鹿和山羊

人们在勘测

那里埋藏着多少宝藏

高高的天空

雄鹰在飞翔

好像在守卫

辽阔美丽的土地

一会儿在草原

一会儿又向森林飞去

 

歌词一点没有夸张,从东到西,泛泛地列举了黑龙江的各种物产,但这首歌原来是一首少年儿童歌曲,比较通俗,没有列举各种物产的具体名字。稻米,就是著名的“响水”和“五常”大米;鱼儿,是兴凯湖和乌苏里河里的鲑鱼、白鱼和鳇鱼等名贵鱼类;大小兴安岭,储藏着中国的主要木材;漠河金矿产出的胭脂金,是慈禧的专门首饰用金;大兴安岭,有中国的使鹿部落鄂伦春人,他们祖祖辈辈驯养着驯鹿;在森林后面,是雄鹰飞过的美丽的呼伦贝尔大草原。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