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滑雪日记二

滑雪日记二

冬日的北京,远山之外出现了难得一见的蓝天。汽车在苹果园之间蜿蜒的小道上蹒跚而行。苹果树上已经没有一丝枯叶,只有树枝,宛如抽象派画家的作品。从小道的宽度看,比通往南山滑雪场的道路要窄小多了,只相当于其二分之一。直觉告诉我,军都山滑雪场应该不是很繁华。

 

往山上望去,可以看见一条白色的长龙在飞舞。不过,白色的长龙中间好像断了一截。难道军都山这条北京市最险的高级道还没有开?

 

 

 

我第一次听说这条高级道,是前几年在云佛山滑雪时,听一起坐缆车的一位雪友说的。他一说起这条高级道就眉飞色舞,满是崇敬的样子:“不光是陡,最上满是雪包。如果没有对付雪包的经验,肯定下不来。”弄得我很是向往。这次来滑这条高级道,有一种朝圣的感觉。在北京没有滑过这条高级道,就是滑雪人生不完整。

 

但凡神圣的东西,都是不会轻易让人见着的。譬如长白山天池,终日云雾缭绕,游人来三回,顶多有一回能见着其真面目。难道军都山的这条高级道,我这次是滑不成了?一到售票口,我就迫不急待地跑过去询问。得到的答复是现在雪量不够,要到圣诞节左右才可以。

 

看来, 这次我是跟军都山的这条高级道无缘了。方信美好的事件是可遇不可求。世界上的事情,往往是不完美的。

 

找了一个场地指导员,有些地方叫教练。这是我到新雪场的经验,通过他们,可以快速地熟悉各个雪道。

 

但是,所谓“防火防盗防教练”,不要以为教练是把你往会里教。如果你自信心不够,不是特别熟悉,还有往不会里教的。对于有些教练来说,首先是打击你的自信心,然后才能显出他的作用。所幸我的第一个教练来自亚布力,又跟我很是对味,在一个月的时间内,他将大回转、小回转、克服障碍和卡宾的技术特别系统地教给我了一遍。师傅领进门之后,我又看了有关视频和教材,从理论上提高了认识(视频是英文的,我这方面有一些优势)。之后,滑遍了云佛山、南山、怀北和渔阳等京郊著名的滑雪场,又去崇礼滑过几次,可以轻松地滑完黑道,所以一般教练的话我都能辨别其真伪。

 

第一次到崇礼,滑的是万龙滑雪场。这是中国雪质最好的滑雪场,由于人流较多,也发生过几起重大事故。凯乐石的老板钟承湛就是在那里摔断了脊髓,再也无法站起来。去年,一名北大女生在那里练习大回转时,栽进了小树林身亡。

 

我到万龙时,由于在京郊已经练习了几年。找教练的原因,主要是想让他带我熟悉一下雪道:万龙有十多条黑道,刚一开始确实有点懵。这位教练一开始就要教我滑雪技术,我自认为滑雪技术已经过关,而且强调平衡和强调回转的滑法,各种门派不一样,而且都要滑黑道了,再学习这些基本技术就譬如临阵磨枪,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就对这位教练说:“我主要是熟悉场地,请你由简到难带我熟悉各个雪道。技术不用教”。没有想到无心的一句话,伤害了他的职业尊严。

 

我先带我上那条著名的大厅前面的中级道玉龙,看我会滑。然后,带我来到一条特别陡的峭壁。我一看,落差起码有600米,而南山最陡只有400米,我心想:好家伙,不愧是万龙,这么陡。滑的时候,就本能地低着身子。教练在一旁嘲笑:“看你,还是不行吧,都不敢站起来。”滑完这条道之后,他又带我滑了其他几条黑道。我的感觉是越来越轻松。后来回去后,看了一下万龙的地形图,才知道那条特别陡的道叫“大奔头”,为万龙第一险。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滑完了第一险之后,就克服了心理障碍,以后再滑其他高级道,就特别轻松自信。但是,教练这种为了多挣钱,一开始拿最险的雪道来恐吓滑雪者的作法,确实不足取。

 

之后滑的雪场多了,对滑雪场的设计也有了些了解。知道那种从一中级道向另外一条中级道突然速降的陡坡,如“大奔头”,往往是很险的。

 

这不,军都山也这样。虽然那条最长的黑道没有开,只能滑二条中级道。但二条中级道之间的陡坡却是黑道。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