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初秀:人民币加入SDR

初秀:人民币加入SDR

直至8月完成扩建,从年初开始,通过苏伊士运河变得容易了。现在,情况又有些复杂:通行费以国际货币组织采用的一揽子计价货币特别提款权(SDR)计价。本周,IMF决定,如同美元、欧元、英镑和日元一样,人民币从明年开始,进入SDR的计价货币。

如果大量资产是以SDR定价的话,IMF的决定,可能会迫使全球范围内的公司,尽快购买以人民币计价的资产,以对冲风险。这样,就会使得人民币币值快速上升。但全球范围内,很少的货物和服务是以SDR标价的。相反,加入这个国际货币俱乐部(SDR是一种安全的、流动强性的资产,各国政府可通过其储存财富),远没有引发对于人民币需求的激增。相反,IMF的决定,可能为人民币的贬值铺平道路。

个中原因是,中国人民银行将会面临更大的压力,以像其他许多富裕国家的央行那样对人民币进行管理。也就是说,让市场力量决定其价值。在将人民币带入SDR前,IMF得决定其是否符合“可自由使用”这个条件。在得出这个决定前,IMF让中国对其货币体系进行了改革。

更重要的是,中国现在将前一日的结束汇率,定为每日交易开始的人民币汇率。在过去,每日开始时的报价,事实上往往是央行比较随意的决定 ,经常与其当日最后交易的价值,产生巨大差距。正是这个价差的消除,才使得人民币在8月贬值了2%。此举使全球金融市场震惊。虽然人民币远不是自由浮动货币——就在8月,央行还对其进行干涉,以使其升值。但现在,这种干涉的代价日趋高昂。在交易日,央行必须得花“真金白银”来引导人民币,以使其达到其希望的幅度。

人民币加入SDR,仅会加深“中国会让市场力量决定人民币汇率”的预期。SDR的要点是,将完全不同的货币组成一个单一的、多样性的计量单位。比如,有人建议,商品以SDR计价,以消除以美元计价的波动性。但如果中国保持事实上盯住美元,则将人民币引入SDR,会增加美元在一揽子货币中的权重,这会削弱SDR这个要点。

如果中国真的让市场在人民币币值上起基础性作用,会发生什么呢?一段时间,人民币有下行的压力。简单的标志是,中国外汇储备的下降,从去年最高峰的将近4万亿到现在的3.5万亿多——说明央行在过去一年抛售美元,以支持人民币。如果没有今年夏天以来执行趋严的外汇管制,资本流出会更多。

看起来,人民币有些估价过高。除了中国经济下行外,人民币与美元的联系,而美元不断上升,使得人民币币值总是很高。从贸易加权的角度看,在过去的18个月,人民币上涨了13%(见图)。在中国货币政策日趋松的同时,美联储加息的预期提高,至少相对美元而言,人民币看起来面临更多的下行压力。

预测中国会突然让市场力量起主导作用,是不明智的。这与中国深入人心的“渐进性改革”原则不符合。但在沉浸在人民币加入SDR的喜悦之时,中国必须意识到其承担的责任:减少干涉。而结果会是人民币的贬值。

译自:《经济学人》2015年12月5日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