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TPP的内容、批准程序,以及未来发展

TPP的内容、批准程序,以及未来发展

 

美国总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对TPP进行了公开抨击,称其为“一项糟糕的交易”;另外一名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则认为:TPP不符合应该适用于贸易协定的“高标准”。 《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TPP)成员国有亚洲和美洲的成员国12个,包括美国和日本在内。拥护者称其为20年来最大的多边贸易协定,其将为国际商业制定“道路的交通规则。”那么,TPP有哪些内容呢?

TPP将适用于全球经济的40%。仅就美国的出口商而言,有18,000单个的关税将降至零; 对于其他11个成员国来说,也是如此。甚至农业壁垒也开始减少,而农业壁垒通常是有关国家捍卫最强烈的。比如,外国人将在加拿大的奶业获得一个立足点,并在日本的牛肉市场取得更大的份额。但是,这些减少会逐步进行,并且非同寻常地慢:美国对于日本卡车关税的减免,将持续另外一个30年。

但该地区的关税没有那么高,所以关税的减免并不是实质问题。更重要的,是TPP使服务贸易自由化的努力。服务贸易面临的障碍,通常与农业和制成品不同,受制于入境规则,如海关、签证和许可证。TPP承诺为服务提供者提供更大的市场准入,这在经过一段时期后,会促进生产力的发展。

尽管左派言论危言耸听,此交易并没有明显提高大公司的利益,而让处于食物链低端的消费者受损。比如,在澳大利亚、智力和秘鲁的压力下,美国将其特定药品保护期至少12年的要求搁在一边,协商的结果是5年。同样,TPP的争端解决机构明确表示,禁止烟草公司向损及其业务的公共卫生规则索赔。

为了安抚发达国家的工会,以及其他可能的反对派,TPP 30章里,有几章专门用来规范工人保护和环境保护。并且,还有试图减缓森林砍伐和过度捕捞的条款。另外,各方承诺遵守国际劳工组织有关工人权利的基本准则。各方被要求建立最低工资标准,并且规范工作时间。越南将会更强调工会的独立性。在协定的争端解决机制下,所有这些承诺都是可执行的。

TPP同样试图限制政府支持国企的程度。虽然由于照顾马来西亚和越南这类国企较多的国家,有许多例外。按照智库Matthew Goodman of the 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的说法:“白宫认为这一点非常重要,因为它说明TPP是一个21世纪的协定。“

由于协定的细则还没有公布,并且关税减免只是TAPP有关措施中很小的一部分,现在就评估TPP能在多大程度上为其成员提供好处,还勉为其难。另一家智库The 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估计,到2025年,TPP将提升世界经济2230亿美元。应该是小国家(而非美国),会感受到这种巨大的影响。研究估计,越南的GDP在同时期内会增长另外一个10%

长期而言,TPP的影响力取决于其成员是否会扩大。从理论上讲,一旦协定启动并执行,并非12个创始成员国之一的韩国,会迫切要求尽快加入。最关键的是中国。许多人认为美国推进TPP,是为了加强美国在亚洲的影响,以消除中国的影响。但是,如果这个协定不包括中国,其经济意义将会大打折扣,因为中国是亚洲全部供应链的核心。前美国贸易谈判代表Jeffrey Schott认为:中国可能会加快建立了一个更广泛的地区性贸易协定,这个协定,部分是建立在TPP的基础上。

TPP12个创始成员批准协定之前,上述言论还为时尚早。批准在日本和新加坡不是问题,因为执政党占有绝对多数。但在加拿大却是一个问题,1019日,加拿大面临大选,而大选的结果未卜。加拿大三个主要政党中的一个,在竞选中表示反对协定,认为其将对农业的就业造成伤害。  

最大的争吵发生在美国。在进行同意或否决(没有通常采用的修改)的表决前,美国国会有90日审查法案。尽管面临来自左翼和右翼二方面的夹击,这个立法“快车道”程序在今年早些时候还是勉强得以通过。但是共和党方面如特朗普已经在抱怨,这个协定给予美国的商业对手太多的让步;相反,民主党方面如希拉里则表示:民主党担心,这个协定将导致美国人失去工作机会。共和党人传统上主张自由贸易,并在国会二院占有多数,但因为通常选民不会喜欢贸易协定,对于明年将如火如荼地进行的总统选举,TAPP不会有什么帮助。这个协定可能会被看作奥巴马政治遗产的一部分,而共和党人对此是深恶痛绝。

任何拖后腿的行为都是愚蠢的。由于中国经济下行,以及金融危机以来全球经济复苏乏力,全球贸易进入长时间的下降。从2009年早期以来,全球运输的货物价值经常时有收缩。上半年,按美元计价,与2014年同时期相比,暴跌13%。从数量看,贸易仍然是增长的,但仅为金融危机前通常的增长百分比的一部分。

问题不是周期性的:在中国境内制造的制成品,范围不断扩大,以及中国进行的其他结构性改革,看起来会长期使贸易增长放缓。这让人纠结,因为贸易是穷国变富的最有效的方式,而TPP无疑有助于此点的实现。

译自:《经济学人》 20151010 

  



推荐 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