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TPP在冲刺阶段:中国加入吗?

TPP在冲刺阶段:中国加入吗?

在亚洲一角,编织白色纤维的纺纱机发出呼呼的声音。经过五年的谈判,TPP终于形成29章林林总总的规则,还有几百项有关关税的规定。最后的文本还没有形成,谈判者还在进行最后一刻的争吵。这个新的贸易区有包括美国和越南在内的12个国家。Penfabric,一家位于马来西亚槟榔屿的纺织品公司,没有坐等。在它的一个工厂,明亮的黄色标识,将高端纤维和更便宜的布显著地进行了区别。最近,这些标识成倍增加。Penfabric 的总裁H. S. Teh 说:“我们必须与美国的需求合拍。”

TPP,即跨太平洋伙伴协定,是近年来最重要的自由贸易协定。如果得到批准,将成为历史上最大的区域性贸易协定。其成员达到世界经济规模的近40%。主导谈判的国家,想就其他贸易协定已经包括的内容,制订一套新标准,以解决规则过多过乱的问题。例如,本地成份规则,决定产品有多少成份必须来自本地。现在,本地成份规则已经取代关税,成为货物在关税体之间流动的障碍。在结束全球谈判的尝试多次失败后,世界贸易组织开始将其注意力转移到特定的产业,而不指望一揽子协定。这就在事实上,给予了TPP很好的机会。728日至 31日,在夏威夷毛伊岛举行的贸易部长会议上,极有可能确定协定最后的文本。

 

确切地算出TPP带来的好处,并不容易,尤其是贸易谈判还处在保密阶段。评论家抱怨协定缺乏透明度,但在一个开放的环境进行谈判,肯定会削弱其作用。在决定是否同意之前,作为成员的国家和地区,还有几个月时间来审核最后文本。

即使在协定细节公开后,也很难评估其效果。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有关这方面的研究成果最为权威。根据 其研究:至2025年,TPP将为其12个成员带来2850亿美元的经济增长。但是相对经济模型,现实更为复杂。如果对于关税的例外削弱了其影响,好处就会变少。一个例子是,日本仍在试图捍卫其“神圣”食品(如大米、小麦和牛肉)免受进口的冲击。通过连锁反应,越南的工业会变得更有效率。在此情况下,TPP的收益就会更大。  

如果试图确定此次协定的确切价值,则偏离了问题的实质。首先,TPP不是终点,它会扩大,吸引更多的国家和地区加入。菲律宾、韩国、台湾地区和泰国,已经表达了加入的愿望。大家共同的愿望是,协定最终会吸引中国加入。如果加入的国家和地区扩展到17个,其价值更会扩大很多(见表)。其次,经过多年的贸易自由化,关税已经比较低了,所以TPP主要目的,不是削减关税,而是为全球贸易制订新规则。

由于中国缺席,在某种程度上,美国在操纵谈判,以使其按照其喜好进行。马来西亚或越南的国有企业,有很多要保护其利益的地方,但它们没有中国的同行那样强的影响力。如果TPP按照期望进行,并且证明是成功的,中国有可能不得不加入,至少会同意地以类似标准签订协议。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的研究员周密认为:“如果中国不推进其贸易主张,就会受其他国家或地区的影响。”

美国现在推进的一些规则,已经面临批评。一些批评被采纳,而另外一些没有。特别引起争议的,是大医药公司的要求。它们希望,为一系列新的叫做生物制剂的新药,设置12年的分享数据冷冻期。根据他们的说法,这对于激励创新是必要的。但有些团体如“无国界医生”认为,这走得太远,会妨碍贫穷国家开发更便宜的药物替代物。熟悉谈判的人士说,作为折衷,数据独享期限可能缩减为七年。

其他的规则更受欢迎些。一些经济学家注意到,TPP关注知识产权,并设立了允许投资者起诉国家的机制。这些经济学家得出的结论是,这更像一个政治方案,而非一个自由贸易协定。但是,此种条款并不是TPP独一无二的。并且,TPP借助全球贸易机制,大胆触及此规则,是值得称道的。在海外扩张的公司深知,本地成份规则能像关税一样,对贸易进行扭曲。通用汽车国际公司的副总裁Matt Hobbs介绍说:“在东南亚,如果你想在一个国家销售汽车,你就得在那里制造汽车”。

2010年以来,TPP谈判断断续续地进行着。最后的几周,甚至出现了戏剧性的效果。一些人认为,如果加拿大奶农不能取得协定的豁免,加拿大会退出。马来西亚可能会被踢出去,因为美国对其人口贩卖问题存在很大的担忧。在美国国内,协定即使有利于牛肉生产者、汽车制造商和医药公司,使得天平向有利的一方倾斜,美国国会也可能会彻底扼杀这个协定。如果放开农业贸易的大门,日本也可能面临国内的压力。策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的Matthew Goodman认为:作为创新中心,日本在TPP上有很强的利益,而对于要求更严厉贸易条款的美国来说,日本是一个重要的同盟者。

 

TPP不能没有中国

 

最终,如果TPP真的想取得突破,它得变得更大。现阶段没有中国,绝对是权宜之计。但如果总是这样,就会造成国际贸易的巨大鸿沟。中国是全球最大的制造国,任何没有中国的亚洲贸易区,会面临着二个不幸结局中的一个:一个是,因为中国是亚洲供应链的中心,这个协定充斥着例外,以致变得毫无意义。另外一个是,如果这个贸易区吸引力足够大,造成贸易从更有效率的中国公司分流,就会伤及全球经济。

 

TPP可能会同时面临这二个问题。以纺织业为例,越南和马来西亚的工厂,会被允许继续从中国或印度采购纤维,因为贸易区内的国家或地区不能生产这些纤维。但是,这个口子可能开得过大。同时,越南和马来西亚服装制造商承认,排除中国的制成品后,将使其免于最激烈的竞争——但这很难说这是自由贸易要追求的结果。

在其他领域,TPP会起正面的作用。在加强劳动权利保护、强化环境保护和削减对国有公司补贴的方面,TPP可能比任何先前存在的协定走得更远。之前,中国官员往往将TPP当作一个孤立中国的策略,现在则暗示,愿意加入这个俱乐部。亚洲开发银行的Jayant Menon 说:“他们在谈的可能不是一个黄金般的标准协定。如果幸运,他们可能得到白银般的标准协定。甚至,可能是铜质的标准协定”。在全球其他贸易谈判停顿不前的大环境下,即使是铜质的标准协定,也是闪光的。

译自:《经济学人》 2015725日 

 

推荐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