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国有资产:被忽略的国家财富

国有资产:被忽略的国家财富

“卖”还是“不卖”?这是在面对国家持有的公司股份、土地和基础设施时,资金短缺的政府经常问自己的问题,而有关公私区别、左派和右派的争论,通常是一场“虚假的战争”。这是Dag Detter 和Stefan Fölster在一本即将出版的书中的论述。书名为《国家的公共财富》。他们主张采用“卖”和“不卖”之外的第三种办法:拨出特定的资产,成立“国家财富基金”,基金因此可避免政治上的干预。“国家财富基金”作为一种控股公司,由专业经理运作,这些专业经理可自由地处置这些财产,好像这些财产由他们私人所有一样。他们进一步论述道:问题的核心是国有资产要取得收益,而并非名义上的所有。

 

从企业到自然资源,政府往往拥有成万亿的资产。这些资产通常管理得不好,甚至没有登记造册。典型的例子是,希腊至今还没有建立适当的土地登记体系。全球有几十个国家设立了资产管理机构,但这些机构一般由政府部门管理,而不是由外部专家进行。仅有1.5%的资产,放在免受政治干预的“国家财富基金”。这类基金有广泛的自由,可以市场价格来给资产估值,对其进行重组,并且以基金认为适当的方式持有、出售或合并这些资产。

 

Detter的观点是,公共财富是“一笔巨大,但被忽视的资产类型”。考虑到数据之间的不一致,这笔资产的规模有多大,很难断定。但作者认为,公共“商业”资产(公司持有的股份、地产等)总额为75万亿美元,是全球养老金的二倍,是主权基金(典型的主权基金持有金融资产,如股票和债券,见表1)的十倍。这个数字还是保守的测算,没有包括地区和地方政府的全部资产。Detter认为,地区和地方持有的资产,可能是中央政府资产的二到三倍。

 

就价值可变的资产而言,迄今大家的目光是放在最可见的部分:国有企业(SOEs)。还有大量隐藏的资产,尤其是建筑、土地和地下的自然资源。根据作者的测算:隐藏的资产(不包括历史古迹和国家公园),可能构成全球国有资产的三分之二(见表二)。例如,美国联邦政府持有账面价值1.5万亿美元的建筑,还持有全国25%的土地。因此,盘活国有资产的潜能是巨大的:一个例子是,促进美国石油产出的液压破碎法,几乎没有一个是在公共土地上实施的。

 

根据作者的测算,良好的管理,可进一步提高国有资产的收益,提高收益的总额可达到2.7万亿美元——比现在全球花在基础设施上的全部投资还多。国有资产产生的收益,可设立基金,用于亟需投资的基础设施。这些收益,还可以用来减少债务和税收。同时,通过减少政府官员直接支配国有资产的机会,还可为消除腐败做出贡献。Petrobras是一家巴西的国有企业,由于政府官员干涉太多,最终陷入了丑闻。

 

花旗的总经济师Willem Buiter在这周出版的一份报告中写道:“本书作者一箭双雕地解决了我们时代的二个大问题——由于公共债务的扩大,缺乏基础设施投资。”无疑,专家的意见值得倾听。

 

译自:《经济学人》6月13日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