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文章归档 > 2014年08月
2014年08月30日 12:40

债券市场改革四策

  从2004年以来,公司债市场得到了迅速发展。在社会融资规模中的比重,由2004年的1.6%提升至2013年的10.4%

 

  但就证监会监管的交易所市场而言,无论是发行量还是托管量,所占比例少得可怜。去年,全部债券(包括公司债和中小企业私募债)总量为0.88万亿元,占全市场托管量的3%,远逊作为公司债主体的银行间债券市场。

 

  其实,证监会一直就注重债券市场的发展。一个重要标志是,在今年证监会内部机构...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7日 22:43

债券市场:打黑是契机,制度建设是根本

 

最近,发改委前司长张东生落马事件持续发酵。昨天,《新京报》还就此专门进行了探讨,说明债市腐败的原因是由二个方面引起的:一个是发改委的审批制度;二是发行市场的定价机制,当时采用的是协议制,由发行人、承销人和几个投资人一商量就可以决定债券发行价格,这就为利益输送留下了空间(注:现虽已经改为薄记建档制,但还没有实行更为市场化的招标制)。

 

债市打黑第二季,吸引了大家的眼球。由于《新京报》是一张...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26日 12:25

反垄断执法:是平等的,但有些公司更平等

 

近几周,中国政府似乎把目标锁定于那些混迹于北京酒吧的外国人:确认他们是否携带和使用毒品,对其体液进行现场检验,并在没有经过正当程序的情况下对其进行突击搜查(对此有公开报道)。这就使得这些外国饮酒爱好者(尤其是那些并没有涉毒的),对中国的执法有所不满。

 

跨国企业的大班们同样心烦。近几周,中国政府在全国范围内,对多个行业的外国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确认其是否违反了法律,对其办公地点的硬盘...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8日 22:49

司法改革:让法官有更大权力

七月,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来到革命圣地延安,在当地法院主持民主生活会,进行共产党人特有的传统:自我批评。一位当地法官说:“我独断专行惯了,在做决定时往往先入为主。”他的一位同事说:“为了避免惹麻烦,在重大案件上我不愿表明立场。”

 

在中国的司法体系中,上述情况屡见不鲜。但这一切会改变。729日,中央宣布,有370名成员的中央委员会将在10月召开,讨论如果加强依法治国。对于中央委员会而言,这是一项...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6日 09:07

“众筹债券”:买债券,送墨西哥卷饼

 

如果你访问Chilango的某个门店,就极有可能被邀请“成为故事的一部分”。Chilango是伦敦的一家墨西哥食品连锁店。“成为故事的一部分”,当然不是吃一个墨西哥卷饼,而是购买“卷饼债”。“卷饼债”,即借钱给该连锁店,本金500 ($835)以上,期限4年,年息8%。另外,依出借的数额,该店还送不同数量的墨西哥卷饼。通过一家名叫Crowdcube的众筹网站,Chilango已以这种方式筹集到180万英镑,超募80%,投资人585个

 

这...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13日 06:34

“入罪化”是消灭“小金库”的关键

  

  据媒体811日披露,经国务院批准,财政部和审计署联合发文,决定从8月至10月,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贯彻执行中央八项规定严肃财经纪律和“小金库”专项治理工作。此次专项治理的范围为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中央国家机关各部委,各人民团体,重点是纳入预算管理或有财政拨款的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和社会团体。

 

  “小金库”是指违反法律法规及其他有关规定,应列入而未列入符合规定的单位账簿的各项资金、有价...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9日 08:23

香港金融:美国是最大风险来源

 

如果说投资者对于香港的未来有所担心,那么对于这种担心的表达方式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在过去的五周内,在这座城市对于未来民主形式的争论有愈演愈烈趋势的同时,对其货币的需求,却呈上升趋势。香港金管局——香港事实上的中央银行——本着已经施行31年的“盯住美元”策略,买入了涌进的90亿美元,以防止港元汇率上升。

 

香港当局将美元的突然涌入,解释为技术原因,如支付股息和并购款项所需。但无可否认的是,动物...

阅读全文>>
2014年08月01日 12:33

反腐的经济学考量

反腐的经济学考量

 

 

即使按中国速度,万庆良主政过的南方城市揭阳,经济增长也是快的。作为当时地方的一把手,万庆良头发略显蓬松,有些刻意营造出私生活中的节俭形象。2004年他接手时,揭阳的年增长率是4%;到2007年,揭阳的年增长率达到了18%。公路修成了,尽管有些肮脏;农地上起了高楼,尽管成片香蕉林被铲平。凭借这些业绩,万庆良仕途通达,成了中国最富的省广东省的副省长。之后,又担任了全国第三大市广州市的市长。

 

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