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柯荆民 > LIBOR操纵案下的利率:变动一基点进账200万美元

LIBOR操纵案下的利率:变动一基点进账200万美元

荆民点评:

LIBOR被操纵事件,还在发酵。之前,我写过一篇博文《LIBOR操纵丑闻值得SHIBOR借鉴》,对此进行分析。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不可以操纵的,即使是无数利率类金融衍生产品与之挂钩的Libor也是如此。操纵的方法,古今中外一样,都是利用了人性的弱点:一个是红包;另外一个是美色。

解决Libor被操纵的方法:一个是加强监管,现有的管理机构英国银行家协会(BBA)监管职能太弱,可在英国央行下专门成立一个组织来监管Libor;另外,Libor的报价,应该基于真实交易。尽管用作报价参考的真实交易指标有限,在可能的情况下,还是应该尽量使用这些指标。

中国的Shibor是按照与Libor相同的原理构建的,也就是说,也存在着被操纵的可能性。但中国的Shibor由央行直接监管,监管机构没有问题。要加强的的,是报价的真实性,应以回购市场利率等指标盯住Shibor。

---------------------------------------------------

来源: 第一财经日报  2013-02-18 记者:孙红娟

核心提示:继巴克莱和瑞银分别支付“操纵”罚金4.5亿美元、15亿美元后,近日苏格兰皇家银行(RBS)也向英美监管机构支付罚金6.12亿美元。

“LIBOR操纵”一石激起千层浪。如今,那些曾参与操纵利率的金融机构正为当初的所为埋单。

继巴克莱和瑞银分别支付“操纵”罚金4.5亿美元、15亿美元后,近日苏格兰皇家银行(RBS)也向英美监管机构支付罚金6.12亿美元。

据英国银行家协会(BBA)的公开数据,全球以LIBOR为标的的衍生产品高达800万亿美元,LIBOR一个基点的波动就意味着百万美元的损失或利得。显而易见,这些机构为谋求巨额利润而甘冒风险。但问题是,他们的游戏规则是怎么样的,监管部门将如何改写这一规则?

胜券在握的游戏

利率操纵案案发时间已经“久远”,但打开尘封的档案,人们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所谓的全球“最优秀”的交易员是如何与报价员勾结,甚至不惜色诱,从而轻松获取暴利的。还原现场,这些肮脏的勾当一一现形。

2006年3月13日上午,巴克莱某利率掉期交易员马克(化名)坐在电脑前,悠闲地喝着黑咖啡,随意地扫着电脑屏幕上的LIBOR报价。

当天是他三个月前签署的一笔名义价值8000万美元的3月远期利率掉期交易(IMM)的交割日。在交易中,巴克莱是浮动利率(LIBOR)的支付方,而对方则是固定利率的支付方,因此谁将在这笔掉期中获利完全取决于当日的LIBOR报价。

按理来讲,这是马克最紧张的时刻,但马克悠然自得,因为胜券在握。

11点半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数字-4.9%,这就是马克所要的。他点点头放下咖啡杯,在电脑上的联系人名单中“伙计”一栏点开一个头像,打了一句话,“哥们儿,谢谢,晚上到我这里喝一杯”。

对方很快回复:“没问题,老地方见。”

对方正是巴克莱银行的LIBOR报价员,该报价员与巴克莱的交易员交往甚深,尽管有明文规定交易部门和报价部门严格分开,但规定是规定,人情是人情,这里面有猫腻:每笔交易之后,等待报价员的是红酒和红包。

在交割日前一交易日,马克还接到了身在纽约的老板一通“急电”。老板担心:按照目前走势,到了下周一,3个月LIBOR报价应该是4.91%甚至更高,这笔价值8000万美元的掉期交易中巴克莱就会面临巨大损失。

接完电话,马克便立刻与“伙计”发信息,“兄弟,帮哥们儿个忙,下周一的报价能不能报在4.9%,否则哥们儿就惨了,好处少不了你的。”

对方的回复是,“好的,原本应该在4.91%,那我再低一个基点。”

一个基点在这笔交易中就是200多万美元[8000万×(0.0001)×91/360(三个月期限)]利得。马克立刻舒展了愁容。

而监管机构公布的一份RBS交易员与报价员以及各类相关人员的通讯实录显示,RBS至少从2006年3月就已经开始频繁操纵LIBOR以及其他全球基准利率,甚至因此形成了一个专业的跨国团队。在通讯实录中,一名交易员抱怨,日元不同期限报价已经完全被上述团队所垄断,尤其是1年期报价,完全是上述团队说了算,“说高就高,说低就低,完全跟市场没商量”。

瑞银也同样如此,一名女交易员为了获得有利于其风险敞口的LIBOR报价,甚至不惜色诱报价员,当然效果良好。根据通讯实录,在2009年5月5日~5月14日之间,该交易员共通过报价员三次操纵3个月和6个月瑞郎LIBOR报价,其中6个月LIBOR操纵幅度从本该出现的55点降至51点,幅度高达4个基点。

LIBOR的“人造”利率

LIBOR操纵案爆发以来,LIBOR报价机制的缺陷开始引发关注。目前LIBOR的管理机构是BBA,该协会的功能在于每天收集18家银行的LIBOR报价,然后进行计算得出当天的LIBOR利率,并通过路透社向外公布。

ADS新加坡一名外汇交易分析师给《第一财经(微博)日报》的答案非常简单,“BBA并没有监管职能,因此在管理LIBOR方面非常弱势。这只是一个银行业协会,对银行机构并不具有任何监管权限。因为LIBOR是人治,也就是说这个基准利率本身就是基于观察和报价形成的。”

在监管机构公布的RBS交易员之间的一段对话也可以得到充分的论证。在一次低报LIBOR之后,RBS交易员收到了BBA的问询电话,大意为是否觉得LIBOR有过度低报的嫌疑,交易员就此向上级通报,得到的答复是,“没关系”。

因此,包括美国前财政部长盖特纳以及英国金融(FSA)执行部负责人马汀·惠特里在内的高官支持建立一个专门的监督机构。尽管目前各方尚未就由谁替代BBA达成一致,但鉴于FSA基本上已经隶属英国央行,所以最大的可能是在英国央行下特设一个单独监管LIBOR报价的机构。

此外,惠特里还提议改主观报价为“以真实交易为基础”。之所以银行报价员能够按照交易员的指示随意调低和调高LIBOR报价,就在于主观报价,很难监督。惠特里在其报告中提出,要将LIBOR的报价基于真实交易。该观点也得到了英国央行行长默文·金的支持。

加州大学哈斯商学院金融系教授Terrance Odean则表示,如果LIBOR真要盯住真实交易,则需要可以补充其他的指标来盯住LIBOR,目前可用的指标还比较有限。

推荐 0